老舍小说精汇:幽默小品集

编辑:家禽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8 00:44:42
编辑 锁定
《幽默小品集》包括老舍先生的祭子路岳母文、一天、昼寝的风潮、当幽默变成油抹、天下太平、不远千里而来、吃莲花的、买彩票、有声电影、科学救命、特大的新年、新年的二重性格、个人计划、记懒人、新年醉话、抬头见喜、写信、辞工、不食无劳、为被拒迁入使馆区、八百余人上外交总长文、一些印象等六十余篇幽默小说。
书    名
老舍小说精汇:幽默小品集
类    型
小品文
出版日期
2009年1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7807414596, 9787807414599
品    牌
凤凰壹力
作    者
老舍
出版社
文汇出版社
页    数
237页
开    本
32
定    价
23.00

老舍小说精汇:幽默小品集基本介绍

编辑

老舍小说精汇:幽默小品集内容简介

《幽默小品集》收录了老舍的六十余篇幽默诗文,以纪念老舍诞辰110周年。为纪念老舍诞辰110周年隆重推出《老舍小说精汇》。
  什么是幽默?幽默就是开心,如电影中的胖哈台与瘦劳莱,如国剧中的《打沙锅》与《瞎子逛灯》,都是使人开心的玩艺。笑为化食糖,所以幽默也不无价值。

老舍小说精汇:幽默小品集作者简介

老舍(1899.2.5-1966.8.24),我国现代文豪,小说家,戏剧作家。原名舒庆春,字舍予,满族,北京人。出身寒苦,自幼丧父,北京师范学校毕业,早年任小学校长、劝学员。1924年赴英在伦敦大学东方学院教中文,开始写作,连续在《小说月报》上发表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赵子曰》、《二马》,成为我国现代长篇小说奠基人之一。归国后先后在齐鲁大学、山东大学任教,同时从事写作,其间代表作有长篇小说《猫城记》、《离婚》、《骆驼祥子》,中篇小说《月牙儿》、《我这一辈子》,短篇小说《微神》、《断魂枪》等。抗日战争爆发后到武汉和重庆组织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对内总理会务,对外代表“文协”,创作长篇小说《四世同堂》,并对现代曲艺进行改良。1946年赴美讲学,四年后回国,主要从事话剧剧本创作,代表作有《龙须沟》、《茶馆》,荣获“人民艺术家”称号,被誉为语言大师。曾任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全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及北京文联主席。1966年“文革”初受严重迫害后自沉于太平湖中。有《老舍全集》十九卷。

老舍小说精汇:幽默小品集图书目录

编辑
《老舍幽默诗文集》序
  祭子路岳母文
  一天
  昼寝的风潮
  当幽默变成油抹
  天下太平
  不远千里而来
  吃莲花的
  买彩票
  有声电影
  科学救命
  特大的新年
  新年的二重性格
  个人计划
  记懒人
  新年醉话
  抬头见喜
  写信
  辞工
  不食无劳
  为被拒迁入使馆区
  八百余人上外交总长文
  一些印象
  大发议论
  小病
  取钱
  檀香扇
  闲话
  婆婆话
  相片
  英国人与猫狗
  傻子
  最难写的文章
  夏之一周间
  暑避
  有钱最好
  忙
  钢笔与粉笔
  病
  在乡下
  戒酒
  戒烟
  戒茶
  猫的早餐
  衣
  行
  狗
  帽
  昨天
  入城
  习惯
  读书
  又是一年芳草绿
  青岛与我
  我的理想家庭
  理想的文学月刊
  梦想的文艺
  “住”的梦
  今年的希望
  落花生
  代语堂先生拟赴美宣传大纲
  有了小孩以后
  文艺副产品——孩子们的事情
  母鸡
  四位先生

老舍小说精汇:幽默小品集文摘

编辑
大发议论
  过年是一种艺术。咱们的先人就懂得贴春联,点红灯,换灶王像,馒头上印红梅花点,都是为使一切艺术化。爆竹虽然是噪音,但“灯儿带炮”便给声音加上彩色,有如感觉派诗人所用的字眼儿。盖自有史以来,中国人本是最艺术的,其过年比任何民族都更复杂,热闹,美好,自是民族之光,亦理所当然。
  比烹调而言,上自龙肝凤肺,下至姜蒜大葱,无所不吃,且都有奇妙的味道。拿板凳腿作冰激凌,只要是中国人做的,给欧西的化学家吃,他也得莫名其妙,而连声夸好;即使稍有缺点,亦不过使肚子微痛一阵而已。吃了老鼠而再吃猫,既不辨其为鼠为猫,且不在肚中表演猫捕鼠的游戏,是之谓巧夺天工,烹调的方法既巧夺天工,新年便没法儿不火炽,没法儿不是艺术的。一碗清汤,两片牛肉,而后来个硬凉苹果,如西洋红毛鬼子的办法,只足引起伤心,哪里还有心肠去快活。反之,酒有茵陈玫瑰和佛手露,佐以蜜饯果儿——红的是山楂糕,绿的是青梅,黄的是桔饼,紫的是金丝蜜枣,有如长虹吹落,碎在桌上,斑斑块块如灿艳群星,而到了口中都甜津津的,不亦乐乎!加以八碟八碗,或更倍之,各发异香,连冒出的气儿都婉转缓腻,不像馒头揭锅,热气立散;于是吃一看二,咽一块不能不点点头。

老舍小说精汇:幽默小品集序言

编辑
不断的有人问我:什么是幽默?我不是美国的幽默学博士,所以回答不出。
  可是从实际上看,也能看出一点意思来,虽然不见得正确,但“有此一说”也就不坏。有人这么说:“幽默就是讽刺,讽刺是大不该当;所以幽默的文字该禁止,而写这样文字的人该杀头。”这很有理。杀头是好玩的事。被杀者自然也许觉到点痛苦,可是死后或者也就没什么了。所以说,这很有理。
  也有人这么说:“幽默是将来世界大战的总因;往小处说,至少是文艺的致命伤。”这也很有理。凡是一句话,就有些道理,故此语也有理。
  可是有位朋友,大概因为是朋友,这么告诉我:“幽默就是开心,如电影中的胖哈台与瘦劳莱,如国剧中的《打沙锅》与《瞎子逛灯》,都是使人开心的玩艺。笑为化食糖,所以幽默也不无价值。”这很有理,因为我自己也爱看胖哈台与瘦劳菜。
  另一位朋友——他去年借了五十块钱去,至今没还给我——说:“幽默就是讨厌,贫嘴恶舌,和说‘相声’的一样下贱!”这很有理。不过我打算告诉他:“五十块钱不要了。”这也许能使他换换口气。可是这未必实现;那么,我得说他有理;不然,他更不愿还债了。万一我明天急需五十元钱呢?无论怎样吧,不得罪人为妙。
  这些都很有理。只有王二哥说的使我怀疑。他是喝过不少墨水的人,一肚子莎士比亚与李太白。他说:“幽默是伟大文艺的一特征。”我不敢深信这句话,虽然也觉得怪有理。
  更有位学生,不知由哪里听来这么一句:“幽默是种人生的态度,是种宽宏大度的表现。”他问我这对不对。我自然说,这很有理了。学生到底是学生,他往下死钉,“为什么很有理呢?”我想了半天才答出来:“为什么没有理呢?”
  以上各家之说,都是近一二年来我实际听到的,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公式,大家都对——说谁不对,谁也瞪眼,不是吗?
  此外我还见到一些理论的介绍,什么西班牙的某人对幽默的解释,什么东班牙的某太太对幽默的研究,……也都很有理;西班牙人说的还能没理么?
  我保管你能明白了何为幽默,假如你把上面提到那些说法仔细琢磨一下。设若你还不明白,那么,不客气的说,你真和我一样的胡涂了。
  说起“胡涂”来,我近几日非常的高兴,因为在某画报上看见一段文字——题目是《老舍》,里边有这么两句:“听说他的性情非常胡涂,抽经抽得很厉害。从他的作品看来,说他性情胡涂,也许是很对的。”“抽经”的“经”字或者是个错字,我不记得曾抽过《书经》或《易经》。至于“性情非常胡涂”,在这个年月,是很不易得的夸赞。在如今文明的世界,朋友见面有几个不是“嘴里说好话,脚底下使绊儿”的?彼此不都是暗伸大指,嫉羡对方的精明,而自己拉好架式,以便随时还个“窝里发炮”么?而我居然落了个“非常胡涂”,我大概是要走好运了!
  有了这段胡涂论,就省了许多的麻烦。是这么回事;人们不但问我,什么是幽默;而且进一步的问:你怎么写的那些诗文?你为什么写它们?谁教给你的?你只是文字幽默呢,还是连行为也幽默呢?我没法回答这些问题,可是也没法子只说“你问的很有理”,而无下回分解。现在我有了办法:“这些所谓的幽默诗文,根本是些胡涂东西——‘从他的作品看来,说他性情胡涂,也许是很对的。’”设若你开恩,把这里的“也许”除去,你也就无须乎和个胡涂人捣乱了。你看这干脆不?
  这本小书的印成,多蒙陶亢德与林语堂两先生的帮忙,在此声谢;礼多人不怪。
  舍猫小球昨与情郎同逃,胡涂入有胡涂猫,合并声明。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