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李清照撰漱玉词

编辑:家禽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18 21:31:50
编辑 锁定
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古籍。宋李清照撰《漱玉词》本册。李清照,南宋女词人,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
作品名称
李清照集校注
创作年代
宋代
文学体裁
作    者
李清照

宋李清照撰漱玉词基本信息

编辑
【名称】宋李清照漱玉词
【类别】中国古籍
【年代】宋代
【文物原属】故宫旧藏
【文物现状】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简介】1卷,规格:21.5 × 11.5 cm。
李清照撰,漱玉词清乾隆间写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册。

宋李清照撰漱玉词作者简介

编辑
李清照(1084-约1151):南宋女词人。号易安居士,齐州章丘(今属山东)人。父李格非为当时著名学者,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早期生活优裕,与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流寓南方,明诚病死,境遇孤苦。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有的也流露出对中原的怀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并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

宋李清照撰漱玉词《漱玉词》

编辑
李清照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一作翠)幕垂。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转调满庭芳
芳草池塘,绿阴庭院,晚晴寒透窗纱。◇◇金锁,管是客来唦。寂寞尊前席上,惟◇◇、海角天涯。能留否?酴醿落尽,犹赖有◇◇。
当年曾胜赏,生香熏袖,活火分茶。◇◇龙骄马,流水轻车。不怕风狂雨骤,恰才称、煮酒残(一作笺)花。如今也,不成怀抱,得似旧时那。
(一题作记梦)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彷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一题作酒兴)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一作欲)回舟,误入藕花(一作芙蕖)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一作行)鸥鹭。
如梦令
(一题作春晚)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多丽
咏白菊(一题作兰菊)
小楼寒,夜长帘幕低垂。恨潇潇、无情风雨,夜来揉(一作掺)损琼肌。也不似、贵妃醉脸,也不似、孙寿愁眉。韩令偷香,徐娘傅粉,莫将比拟未新奇,细看取、屈平陶令,风韵正相宜。微风起、清芬酝藉,不减酴醿。
渐秋阑、雪清玉瘦,向人无限依依。似愁凝、汉阜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朗(一作明)月清风,浓烟暗雨,天教憔悴度(一作瘦)芳姿。纵爱惜、不知从此,留得几多时。人情好、何须更忆,泽畔东篱。
风柔日薄(一作暮)春犹早,夹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觉微寒,梅花鬓上残。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沉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
菩萨蛮
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烛底凤钗明,钗头人胜轻。
角声催晓漏,曙(一作霁)色回牛斗。春意看花难,西风留旧寒。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意先融。疏钟己应晚来风。
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
浣溪沙
(一题作春景)
小院闲窗春已深,重帘未卷影沉沉。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山(一作云)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
浣溪沙
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沉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
(一题作闺情。一题作离别)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人未(一作慵自)梳头。任宝奁闲掩(一作尘满),日上帘钩。生怕闲愁暗恨(一作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今年(一作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明朝(一作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春晚(一作人远),云锁重楼(一作烟锁秦楼)。记取(一作惟有)楼前绿(一作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更数(一作又添),一段新愁。
(一题作别愁。一题作离别)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一作方)下眉头,却(一作又)上心头。
(一题作晚止昌乐馆寄姊妹)
泪湿罗衣脂粉满(一作泪揾征衣脂粉暖),四(一作三)叠阳关,唱(一作听)到(一作了)千千遍。人道山长山(一作水)又断,潇潇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好(一作若)把(一作有)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
蝶恋花
(一题作离情。一题作春怀)
暖雨(一作日)晴(一作和)风初破冻。柳眼梅腮(一作柳润梅轻),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一作衣)金缕缝。山枕斜欹(一作欹斜),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寒(一作尽)日萧萧上锁(一作琐)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碧云笼(一作龙)碾玉成尘。留晓(一作晚)梦,惊破一瓯春(一作云)。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黄昏。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一题作赏荷)
湖上风来波浩渺(一作云锁重楼帘幕晓),秋已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青(一作清)露洗、苹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一作应也,一作似应)恨、人归早。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一作客)建康(一作安)城。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凋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一作灯花空结蕊 ,离别共伤情)。
(一题作九日。一题作重阳)
薄雾浓云(一作雰,一作阴)愁永昼,瑞脑消(一作喷)金兽。佳(一作时)节又重阳,玉(一作宝)枕纱橱,半夜凉(一作秋,一作愁)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一作似)黄花瘦。
好事近
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长记海棠开后,正是(一无是字)伤春时节。
酒阑歌罢玉尊空,青釭暗明灭。魂梦不堪幽怨,更一声啼鴂。
夜来沉醉卸妆迟,梅萼(一作蕊)插残枝。酒醒熏破,惜春梦远,又不成归(一作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挼残蕊,更(一作再)拈余香,更得些时。
七夕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云阶月地(一作色),关锁千重。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
星桥鹊(一作鹤)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一作离)恨(一作离)难穷。牵牛织女,莫是离中。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壶中天慢(一作满庭芳)
(一题作春情)
萧条庭院,又(一作有)斜风细雨,重门须(一作深)闭。宠柳娇花(一作莺)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一作飞)鸿过尽,万千心事难(一作谁)寄。
楼上几日春寒(一作寒浓),帘垂四(一作三)面,玉栏杆慵倚。被冷香消新梦觉(一作清梦断),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一作疏)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一作云)高烟敛,更看今(一作明)日晴未?
武陵春
(一题作春晚)
风住尘香花(一作春)已尽,日晚(一作晓,一作落)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一题作秋情)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一作正)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一作晓)来风急?雁过也,正(一作纵)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添字采桑子
芭蕉
窗前种得(一作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一作展)有馀情(一作清)。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凄清(一作霖霪),点滴凄清(一作霖霪)。愁损离(一作北)人,不惯起来听。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一题作闺思)
寂寞深闺,柔(一作愁)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倚遍栏杆,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芳树(一作芳草,一作衰草),望断归来路。
禁幄低张,雕(一作彤)栏巧护,就中独占残春。客华澹沱(一作伫)绰约,俱见天真。待得群花过后,一番风露晓妆新。妖娆态(一作妖娆艳态),妒风笑月,长殢东君。
东城边,南陌上,正日烘池馆,竞(一作竟)走香轮。绮筵散日,谁人可继芳尘?更好明光宫里(一作殿),几枝先近日边匀。金尊倒,拚了尽(一作画)烛,不管(一作爱)黄昏。
满庭芳(一作满庭霜)
小阁藏春,闲窗销昼,画堂无限深幽。篆香烧尽,日影下帘钩。手种江梅渐(一作更)好,又何必、临水登楼。无人到,寂寥恰(一作浑)似、何逊在杨州。
从来如韵胜,难禁(一作堪)雨藉,不耐风揉(一作柔)。更谁家横笛,吹动浓愁?莫恨香消玉(一作雪)减,须信道、扫迹(一作迹扫)情留。难言处,良窗淡月,疏影尚风流。
御街行(一作孤雁儿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沉香烟断(一作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潇潇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一作有)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按:《梅苑》此首有序文云:“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
浣溪沙
(一题作闺情)
绣幕(一作面)芙蓉一笑开,斜偎(一作飞)宝鸭亲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浣溪沙
髻子伤春懒(一作慵)更梳,晚风庭院落梅初。淡云来往月疏疏。
玉鸭薰炉闲瑞脑,朱樱斗帐掩流苏。通(一作遗)犀还解辟寒无。
怨王孙
(一题作春暮)
梦断漏悄,愁浓酒恼。宝枕生寒,翠屏向晓。门外谁扫残红,夜来风。
玉箫声断人何处。春又去,忍把归期负。此情此恨,此际拟托行云,问东君。
怨王孙
(一题作春暮)
帝里春晚,重门深院。草绿阶前,暮天雁断。楼上远信谁传,恨绵绵。
多情自是多沾惹。难拚舍,又是寒食也。秋千巷陌,人静皎月初斜,浸梨花。
按:以上二词赵万里、王学初二氏据杨金本《草堂诗余》等书认为应属存疑之作,唐圭璋氏《全宋词》则信“帝里春晚”词为李作,“梦断漏悄”词为无名氏词。近年黄墨谷《重辑李清照集》确信其为李清照词,可从。
(一题作闺情)
帘外五更风,吹梦无踪。画楼重上与谁同。记得玉钗斜拨火,宝篆成空。
回首紫金峰,雨润烟(一作云)浓。一江春水(一作浪)醉醒中。留得罗襟前日泪,弹与征鸿。
按:此首《续草堂诗余》卷上作欧阳修词。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一题作上巳召亲族)
永夜恹恹欢意少。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为报今年春色好,花光月影宜相照。
随意杯盘虽草草。酒美梅酸,恰称人怀抱。醉里插花花莫笑,可怜人似春将老。
红酥肯放琼瑶(一作苞)碎,探著南枝开遍末?不知酝藉几多时(一作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闲拍(一作闲损,一作闷损)栏杆愁不倚。要来小看(一作着,一作酌)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
(一题作元宵)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一作轻),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雾(一作霜)鬓,怕见(一作向)夜间出去(一作怕向花间重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点(一作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咏桐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一作吹,一作残)角。
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一作愁也),又还寂寞。
(一题作桂花)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一作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附录]
(一题作秋千)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一作整顿)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一作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按:此首《词林万选》卷四、《历代诗余》卷五作李清照词。但《花草粹编》卷一、《续草堂诗余》卷上未标作者姓名。别又误作苏轼及周邦彦词。
(一题作送别)
征鞍不见邯郸路,莫便匆匆归(一无归字)去。秋正(一作风)萧条何以度。明窗小酌,暗灯清话,最好流连处。
相逢各自伤迟暮。独(一作犹)把新诗(一作词)诵奇句。盐絮家风人所许。如今憔悴,但余双(一作衰)泪,一似黄梅雨。
按:此首《花草粹编》卷七、《历代诗余》卷四十四、《词谱》卷一作李清照词。但唐圭璋、王学初、赵万里诸氏因拜经楼旧藏元刻初印本《翰墨大全》后丙集卷四未标作者姓名,疑非李词。
(一题作夏意)
晚来一阵(一作霎)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幮枕簟凉。
按:此首《词林万选》卷四、《历代诗余》卷十作李清照词。《花草粹编》卷二作康与之词。
(一题作春暮)
楼上晴天碧四垂,楼前芳草接天涯。伤心(一作劝君)莫上最高梯。
新笋已(一作看)成堂下竹,落花都入(一作上)燕巢泥。忍听林表杜鹃啼。
按:此首《诗词杂俎》本《漱玉词》收之。竹垞词综》卷二十五、《历代诗余》卷七皆作李清照词。一作周邦彦词,见《草堂诗余》前集卷上和《片玉集》。
(一题作闺情)
素约小腰身,不耐伤春。疏梅影下晚妆新。袅袅婷婷(一作娉娉)何样似,一楼轻云。
歌巧动朱唇,字字娇嗔。桃花深径(一作处)一通津。怅望瑶台清夜月,还照(一作送)归轮。
按:此首《诗词杂俎》本《漱玉词》收之。《续草堂诗余》卷上、《历代诗余》卷二十六作李清照词。《花草粹编》卷五作赵子发词。
(一题作后亭梅开有感)
玉瘦香浓,檀深雪散。今年恨、探梅又(一作较)晚。江楼楚馆,云闲水远。清昼永,凭栏翠帘低卷。
坐上客来,尊中(一作前)酒满。歌声共、水流云断。南枝可插,更(一作便)须频剪。莫直待、西楼数声羌管。
按:此首《花草粹编》卷七、《历代诗余》卷四十三俱作李清照词。《梅苑》卷九未标作者姓名。
(一题作梅)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瘦(一作损)芳姿。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
玉瘦檀轻无限恨,南楼羌管休吹。浓香开(一作吹)尽有谁知。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时(一作肥)。
按:此首《花草粹编》卷七、《历代诗余》卷三十八皆作李清照词。《梅苑》卷九作曾夫人子宣妻(按即魏夫人)词。然《乐府雅词》魏夫人名下未收此词。
揉破黄金万点明(一作轻),剪成碧玉叶层层。风度精神如彦辅,太鲜明。
梅蕊重重何俗甚,丁香千结苦粗生。熏透愁人千里梦,却无情。
按:此首《花草粹编》卷四作李清照词。近人多信之。惟黄墨谷提出:“词意浅薄,不类清照之作。且清照所作咏梅之词,情意深厚,有‘此花不与群花比’之句,而此词则云‘梅蕊重重何俗甚’,非清照之作明矣。”语颇有识,兹从之,删录于此。
瑞鹧鸪
双银杏
风韵雍容未甚都,尊前甘橘可为奴。谁怜流落江湖上,玉骨冰肌未肯枯。
谁教并蒂连枝摘,醉后明皇倚太真。居士擘开真有意,要吟风味两家新。
按:此首仅见《花草粹编》卷六。赵万里云:“虞真二部,诗余绝少通叶。”且谓此词“极似七言绝句,与《瑞鹧鸪》词体不合”。黄墨谷指出:“上片第三句有‘谁怜’句法,过变又用‘谁教’,上下片词意不连贯。”两说均有见地。兹删附于此。
如梦令
谁伴明窗独坐,我共影儿两个。灯尽欲暝时,影也把人抛躲。无那,无那,好个栖惶的我。
按:此首《草堂诗余续集》卷上作李清照词。《花草粹编》卷一、升庵《词品》卷五均作向丰之词。
品令
零落残红,恰浑(一无此二字)似、胭脂色。一年春事,柳飞轻絮,笋添新竹。寂寞幽闺(一无闺字),坐(一无坐字)对小园嫩绿。
登临未足,怅游子、归期促。他年魂梦(一作梦魂),千里犹到,城阴溪曲。应有凌波,时为故人留(一作凝)目。
按:此首底本原校云:“见吸古阁未刻本及《花草粹编》,一作曾公衮。”《花草粹编》卷七作李清照词,下注曾公衮。曾慥《乐府雅词》卷下亦作曾公衮词,但有异文,首二句全异。
品令
急雨惊秋晓,今岁较、秋风早。一觞一咏,更须莫负、晚风残照。可惜莲花已谢,莲房尚小。
汀苹岸草,怎称得、人情好。有些言语,也待醉折、荷花问道。道与荷花,人比去年总老。
按:此首《词谱》卷九作李清照词。《花草粹编》卷七未标作者姓名。
南昌生日
微寒应候。望日边、六叶阶蓂初秀。爱景欲挂扶桑,漏残银箭,杓回摇斗。庆高闳此际,掌上一颗明珠剖。有令容淑质,归逢佳偶。到如今,昼锦满堂贵胄。
荣耀,文步紫禁,一一金章绿绶。更值棠棣连阴,虎符熊轼,夹河分守。况青云咫尺,朝暮入承明后。看彩衣争献,兰羞玉酎。祝千龄,借指松椿比寿。
按:此首仅见《截江纲》卷六,原题易安夫人撰。但宋人未见有如此称呼李清照者,且风格亦与清照迥异,疑非李作。
春闺
枝上流莺和泪闻,新啼痕间旧啼痕。一春鱼雁(一作鸟)无消息,千里关山劳梦魂。
无一语,对芳尊,安排肠断到黄昏。甫能炙得灯儿了,雨打梨花深闭门。
按:此首底本《漱玉词》校云毛钞本有此词。但《花草粹编》卷五、《历代诗余》卷二十七均题秦观词。
(一题作春日怀旧)
一年春事都来几,早过了、三之二。绿暗红嫣浑可事。绿杨庭院,暖风帘莫,有个人憔悴。
买花载酒长安市,又争似、家山见桃李。不枉东风吹客泪。相思难表,梦魂无据,惟有归来是。
按:此首底本校云毛钞本有此词。但《花草粹编》卷七、《历代诗余》卷四十五均作欧阳修词。
薄露初零,长宵共、永尽分停。绕水楼台,高耸万丈蓬瀛。芝兰为寿,相辉映、簪笏盈庭。花柔玉净,捧觞别有娉婷。
鹤瘦松青,精神与、秋月争明。德行文章,素驰日下声名。东山高蹈,虽卿相、不足为荣。安石须起,要苏天下苍生。
按:此首历来未见着录。孔凡礼《全宋词补辑》据《诗渊》册二十五录出,原题作者“宋李易安”。但风格不类,不知是否为李作,姑录之备参考。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历史著作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