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编辑:家禽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2 09:04:15
编辑 锁定
传宋李唐《文姬归汉图》:该画册共计十八幅,形式属于“上文、下图”的连环故事画。内容叙述了中国东汉才女蔡文姬董卓作乱时,被胡人俘虏,并且嫁给南匈奴的左贤王。直到十二年后,才由曹操派遣使臣,将她赎回汉地。每段画面,对于故事情节和人物、车马、配景,都有非常细腻的描绘。
作者原先被订为李唐(约公元1049-1130年后),但成作时间应稍晚。画中并有多处破损,曾经过明代画家的补缀。
中文名
传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类    别
中国古画
年    代
宋代
原    属
故宫博物院
收    藏
台北故宫博物院
规    格
纵:50.7公分,横:39.7公分

传宋李唐文姬归汉图名画溯源

编辑
《文姬归汉图》册系以东汉才女蔡文姬(公元162-229年)陷胡的坎苛经历,做为创作背景的历史故事画。全册共十八幅,各幅上方并分录〈胡笳十八拍〉诗文。王铎(1592-1652)原题作,阎立本(约601-673)画,今名乃清人胡敬根据《画继补遗》而改订。虽未必为李唐(约1070-1150 后)所绘,然画中笔致古朴,且描写真实,原作出自南宋画院中人,当无疑议。各幅均有多处破损,曾经过明代画家的补缀。
《胡笳十八拍图》书卷按胡笳十八个书面,每一个书而都是一件独立的作品,同时又与其他书面构成一个完整的书卷。其中第三、第五、第十三、第十八等图与波士顿美术馆所藏《文姬归汉图》残册的构图和人物形象几乎完全相同,掳考证,后者为南宋初年作,此卷即为其摹本,成于南宋宋年。另外,日本奈良也藏有一卷完整的《胡笳十八拍图》,构图与人物形象也与此卷完全相同,可以推测出也是波士顿美术馆所藏山页的摹本。
  图卷中所绘的人物形象均非东汉时匈奴人,而是宋代北方的契丹人,描绘方法以勾线为主,辅以墨染,设色淡雅,墨色相互掩映,相得益彰,卷前有清乾隆帝题记,并铃有乾隆鋻赏等印,卷后有张大千题跋,是一件流传有绪的佳作。

传宋李唐文姬归汉图作品赏析

编辑
【第一拍】 【第一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被掳
本幅 50.7x39.7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一拍】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干戈日寻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哀悲。烟尘蔽野兮胡虏盛,志意乖兮节义亏。对殊俗兮非我宜,遭恶辱兮当告谁。笳一会兮琴一拍,心溃死兮无人知。[1] 
【第二拍】 【第二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北行
本幅 50.5x30.4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二拍】戎羯逼我兮为室家,将我行兮向天涯。云山万重兮归路遐,疾风千里兮扬尘沙。人多暴猛兮如虫蛇,控弦被甲兮为骄奢。两拍张悬兮弦欲绝,志摧心折兮自悲嗟。[2] 
【第三拍】 【第三拍】
【第三拍】越汉国兮入胡城,亡家失身兮不如无生。毡裘为裳兮骨肉震惊,羯膻为味兮枉遏我情。鞞鼓喧兮从夜达明,风浩浩兮暗塞昏营。伤今感昔兮三拍成,衔悲畜恨兮何时平!
【第四拍】 【第四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怀乡
本幅 50.7x28.4公分、全幅 56.5x96.4公分
【第四拍】无日无夜兮不思我乡土,禀气含生兮莫过我最苦。天灾国乱兮人无主,唯我薄命兮没戎虏。俗殊心异兮身难处,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寻思涉历兮多艰阻,四拍成兮益凄楚。[3] 
【第五拍】 【第五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炊食
本幅 50.9x31.8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五拍】雁南征兮欲寄边心,雁北归兮为得汉音。雁飞高兮邈难寻,空肠断兮思愔愔。攒眉向月兮抚雅琴,五拍泠泠兮意弥深。[4] 
【第六拍】 【第六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观星
本幅 50.3x25.9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六拍】冰霜凛凛兮身苦寒,饥对肉酪兮不能餐。夜闻陇水兮声呜咽,朝见长城兮路杳漫。追思往日兮行李难,六拍悲来兮欲罢弹。[5] 
【第七拍】 【第七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听乐
本幅 50.3x26.9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七拍】日暮风悲兮边声四起,不知愁心兮说向谁是。原野萧条兮烽戎万里,俗贱老弱兮少壮为美。逐有水草兮安家葺垒,牛羊满地兮聚如蜂蚁。草尽水竭兮羊马皆徙,七拍流恨兮恶居於此。[6] 
【第八拍】 【第八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夜思
本幅 50.4x28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八拍】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制兹八拍兮拟排忧,何知曲成兮转悲愁。[7] 
【第九拍】 【第九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家书
本幅 50.5x24.8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九拍】天无涯兮地无边,我心愁兮亦复然。人生倏忽兮如白驹之过隙,然不得欢乐兮当我之盛年。怨兮欲问天,天苍苍兮上无缘。举头仰望兮空云烟,九拍怀情兮谁为传。[8] 
【第十拍】 【第十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产子
本幅 50.4x27.3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十拍】城头烽火不曾灭,疆场征战何时歇。杀气朝朝冲塞门,胡风夜夜吹边月。故乡隔兮音尘绝,哭无声兮气将咽。一生辛苦兮缘别离,十拍悲深兮泪成血。[9] 
【第十一拍】 【第十一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育儿
本幅 50.8x26.4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十一拍】 我非贪生而恶死,不能捐身兮心有以。生仍冀得兮归桑梓,死当埋骨兮长已矣。日居月诸兮在戎垒,胡人宠我兮有二子。鞠之育之兮不羞耻,愍之念之兮生长边鄙。十有一拍兮因兹起,哀响兮彻心髓。[10] 
【第十二拍】 【第十二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来使
本幅 50.2x25.2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十二拍】东风应律兮暖气多,汉家天子兮布阳和。羌胡踏舞兮共讴歌,两国交欢兮罢兵戈。忽逢汉使兮称近诏,遣千金兮赎妾身。喜得生还兮逢圣君,嗟别二子兮会无因。十有二拍兮哀乐均,去住两情兮谁具陈。[11] 
【第十三拍】 【第十三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伤别
本幅 51x31.6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十三拍】 不谓残生兮却得旋归,抚抱胡儿兮泣下沾衣。汉使迎我兮四牡騑騑,胡儿号兮谁得知。与我生死兮逢此时,愁为子兮日无光辉。焉得羽翼兮将汝归,一步一远兮足难移。魂消影绝兮恩爱遗,十有三拍兮弦急调悲,肝肠搅刺兮人莫我知。[12] 
【第十四拍】 【第十四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送行
本幅 50.3x26.9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十四拍】身归国兮儿莫知随,心悬悬兮长如饥。四时万物兮有盛衰,唯有愁苦兮不暂移。山高地阔兮见汝无期,更深夜阑兮梦汝来斯。梦中执手兮一喜一悲,觉得痛吾心兮无休歇时。十有四拍兮涕泪交垂,河水东流兮心是思。[13] 
【第十五拍】 【第十五拍】
【第十五拍】十五拍兮节调促,气填胸兮谁识曲。处穹庐兮偶殊俗,愿归来兮天从欲。再还汉国兮欢心,心有忆兮愁转深。日月无私兮曾不照临,子母分离兮意难任。同天隔越兮如商参,生死不相知兮何处寻。
【第十六拍】 【第十六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归途
本幅 50.2x28.2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十六拍】十六拍兮思茫茫,我与儿兮各一方。日东月西兮徒相望,不得相随兮空断肠。对萱草兮徒想忧忘,弹鸣琴兮情何伤。今别子兮归故乡,旧怨平兮新怨长。泣血仰头兮诉苍苍,生我兮独罹此殃。[14] 
【第十七拍】 【第十七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驻足
本幅 50.3x27.2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十七拍】十七拍兮心鼻酸,关山阻修兮行路难。去时怀土兮枯枯叶干,沙场白骨兮刀痕箭瘢。风霜凛凛兮春夏寒,人马饥虺兮骨肉单。岂知重得兮入长安,欢息欲绝兮泪阑干。[15] 
【第十八拍】 【第十八拍】
宋李唐文姬归汉图 册 返家
本幅 50.2x33.9公分
对幅 50.3x34.1公分
全幅 56.5x96.4公分
【第十八拍】 胡笳本自出胡中,绿琴翻出音律同。十八拍兮曲虽终,响有馀兮思未穷。是知丝竹微妙兮均造化之功。哀乐各随人心兮有变则通,胡与汉兮异域殊风。天与地隔兮子西母东,苦我怨气兮浩於长空。六合离兮受之应不容。[16] 

传宋李唐文姬归汉图创作背景

编辑
相传琴曲歌辞《胡笳十八拍》是蔡文姬的杰作。文姬归汉的历史故事,历来受到人们的重视,常被画家作为重要题材写入画。《文姬归汉图》系以才女蔡文姬陷胡的坎坷经历,作为创作轴心的著名史画。[17] 
蔡文姬(公元177年生),原名琰,东汉陈留圉人,父即名儒蔡邕(133-192)。文姬幼承家学,博览群籍而富才辩,又深谙音律。年十六,嫁河东卫仲道,未及二载,夫死,归居陈留娘家。献帝初平二年(191),董卓为祸,天下大乱。文姬遭入侵的羌胡所掳,且被一路挟持北向。兴平年间(194-195),南匈奴左贤王去卑胁迫与她成了亲,从此羁留胡地达一十二年,并育下二子。直至曹操当政,因念及与蔡邕旧日的情谊,方遣使携带金帛,前往胡中,将文姬赎回。[17] 
返乡后,文姬曾作《悲愤诗》二首,一为五言体,另一为楚辞体。其内容,俱在追述当年羁留北地时,借琴曲以纾解乡愁的诸多感怀,乃至归国前夕,辞别亲子的矛盾心境。不过,现今在《文姬归汉图》上所习见的《胡笳十八拍》诗文,却并非蔡琰亲笔。 “十八拍”原是古乐府里琴曲的名称,所谓「拍」字,实为章、段之意。其音节,系唐玄宗、肃宗时代(712一762),著名的琴工董庭兰所创。待曲谱问世,方有人据以填入歌词,使便利于传唱。[17] 
援引文姬归汉的故事入画,据传也是胎息自唐代的阎立本(7世纪),惟画迹早已不传。若检视现今仍然存世的《文姬归汉图》,则多数出自南宋画家之手,或者为元、明画家仿宋的摹本。其中,时代最早的南宋画迹,计有台北故宫本《文姬归汉图》册、陈居中(13世纪前半)《文姬归汉图》轴,和美国波士顿本《文姬归汉图》残卷(已改装成册)等三幅。[17] 
推究《文姬归汉》题材之所以特别风行于南宋,殆因绍兴十一年(1141),宋金缔结和平盟约,双方暂时中止多年来的征战,并成功地将高宗生母韦太后迎回,其中还包括徽、钦二宗,以及一干嫔妃的遗骸骨灰。基于这桩重大事件的激荡,宫廷画家乃频频“借古喻今”,描绘历史故实。箇中深意,除了欲迎合上意,博取共鸣外;实则,以当时朝野上下,率皆企盼汉族复兴,拯救北地亲旧的情势看来,历史故事画之所以风行,确实有其强烈的时代需求。[17] 

传宋李唐文姬归汉图传承有序

编辑
故宫本的《文姬归汉图》册,画无作者名款。第一拍幅左,系有王铎手书签题,订为“阎立本画,虞世南书”,但由书画风格观之,显然不确。 《石渠宝笈三编》则据胡敬《西清札记》所考,将此画的作者改订为李唐(约1049-1130后)。 元初,庄肃于《画继补遗》(1298)卷下曾载:“予家旧有(李)唐画『胡笳十八拍』,高宗亲书刘商辞,每拍留空绢,俾唐图画。”而故宫本的《文姬归汉图》册,共计十八幅,各幅上方,均用淡墨圈定框廓,分录“胡笳十八拍”诗文。此一形式,似乎与《画继补遗》所述相符,胡敬将故宫本定为是李唐,当即根源于此。惟现存传为李唐的人物画迹,如《采薇图》、《晋文公复国图》和《文姬归汉图》等作,相互间风格并不相侔,究竟何者较近于李氏的原本,学界迄无定论。[17] 
倘与美国波士顿本的《文姬归汉图》残卷比对,该作中的拍文位置,均位于画幅之侧。铃木敬氏以为,现今流传的数本马和之「毛诗」卷,均采取图与文左右相参的形式,因此推测《文姬归汉图》本来亦可能是横卷,亦即较近乎波士顿本的格局。[17] 
故宫本的《文姬归汉图》册,不管是否和李唐原本相契,但出自南宋画院中人之手,殆无疑议。只可惜,画幅残损的情形相当严重,补笔部份可能出自明人。由于这些补卷上附加的拙劣笔触,削弱了原作的神采。因此,倘若未经仔细辨识,往往会将本册的完成时间误判为明代以后。[17] 
此册中的第十三拍,应系全段故事情节发展的最高潮。幅中写曹操的使臣来到匈奴帐前,预备迎回文姬。驼车与护送的人马亦已整装待发,文姬正与左贤王及二子依依话别。文姬、左贤王和周遭的侍从,箇箇掩面悲泣。长子以手拉扯文姬的衣袂,显是不舍母亲的骤然远行。稚子虽然犹在保母怀中,却同样伸出双手,哭喊着索求亲娘。幅上方,「第十三拍」诗文所记述的,正是文姬内心的双重矛盾:“童稚牵衣双在侧,将来不可留又忆,还乡惜别两难分,宁弃胡儿归旧国,山川万里复边戍,背面无由得消息,泪痕满面对残阳,终日依依向南北。”[17] 
细审画中人物,虽然各箇高未盈寸,但无论主角人物,亦或配角人马,率皆勾勒精谨,神态宛然。且衣纹线描于重彩敷染下,犹能蕴藏劲健的曲折变化,足见作者的功力深厚。加以衣冠、车骑、建筑,均有所本,符合宋辽制度,更能验证此图的初始作者,必定是生长于南北宋之交的画家,或即为李唐本人。院藏(传)李唐《文姬归汉图》册容或是南宋中期以后画家的摹本,但在真迹湮灭的情况下,能以十八拍完整的画面,细腻铺陈文姬归汉始末,仍堪位列有宋一代人物故事画的佼佼者。[17] 

传宋李唐文姬归汉图画家简介

编辑
李唐:(1066-1150),字晞古。河阳三城(今河南孟县)人。北宋末南宋初画家,精于山水画和人物画。初以卖画为生,宋徽宗赵佶朝(1100-1125)补入画院。1127年金兵攻陷汴京,高宗南渡,李唐亦颠沛流离,逃往临安(今杭州),以卖画度日。南宋恢复画院后,李唐经人举荐,进入画院,以成忠郎衔任画院待诏,时年近八十。擅画山水,变荆浩、范宽之法,用峭劲的笔墨,写出山川雄峻的气势。晚年去繁就简,创“大斧劈”皴,所画石质坚硬,立体感强。他画的山水画对南宋画院有极大的影响,是南宋山水新画风的标志。
(第十三拍)(话别的场景) (第十三拍)(话别的场景)
(第十三拍)(驼车) (第十三拍)(驼车)
注:全部图片由东篱小菊重新PS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美术 画家 古诗